Project Description

《別再想見我》單曲

許光漢 Greg Han

類型
國語流行
發行日
2020/11

看見許光漢 聽見許光漢 再見或不見都是『許光漢』

戴佩妮詞曲製作 量身打造話題新作

若再見只剩遺憾 殘留擁抱的溫度

光滅了 你還能看見他什麼?

還記得嗎?

2016在【植劇場】系列作品《戀愛沙塵暴》演出花心學長的莊浩洋,到《姜老師,妳談過戀愛嗎?》飾演性成癮的遲緩兒陳威政顛覆形象、嶄露頭角,更憑此角首度入圍金鐘獎戲劇節目男配角獎的許光漢。

還記得嗎?

2018演出電視劇《1006的房客》飾演人前微笑、人後心機雙面性格的周大軍,戲裡釋放內心黑暗面,投入程度一度演到崩潰絕望;同年6月,與姚愛寗共同主演電視電影《海吉拉》,以變性人題材,講述兩人幾經掙扎勇敢愛的愛情故事。

還記得嗎?

2019與張孝全、王柏傑等實力派演員演出Netflix迷你劇集《罪夢者》,亦正亦邪、具反轉魅力的林季子一角,爆炸性演出,備受矚目;接續演出鍾孟宏導演電影作品《陽光普照》,以陽光溫暖的哥哥阿豪,演出在正面明亮的外表下,壓抑內心的負面情緒,最終選擇自殺的錯愕結局,真摯演出成為一大亮點。拿下金馬獎5項大獎的《陽光普照》,更被推為華語電影代表角逐2021年奧斯卡、第93屆奥斯卡金像獎的「最佳國際影片」,聲勢高漲、後勁來襲,盼望能創下華語電影全新里程碑。

還記得嗎?

剛拿下金鐘獎最佳戲劇節目獎的電視劇《想見你》,以愛情、穿越時空為題材,劇中許光漢一人分飾兩角,從高中時期的陽光燦爛,到成年時期的穩重滄桑,演技備受挑戰,結局更飆破紀錄開出紅盤。許光漢更因此劇爆紅兩岸三地,成為當紅炸子雞,並憑此角色入圍第55屆金鐘獎戲劇節目最佳男主角,『戲劇新男神』讚譽實至名歸。

細火慢熬的修煉 爆紅反差的轉變

若世界是一場夢 他用時間去實踐

最初許光漢把「演員」單純當作一件好玩的事情嘗試,靠著自己對角色的摸索揣摩,到經歷劇場的專業訓練,把許光漢身為天生演員的直覺性拉出,也讓他開始把「演員」當作一件可以認真看待,並享受其中樂趣的事,進而演活了每個充滿反差和衝突的角色,一步一步走到了現在…。

從【植劇場】系列作品的顛覆形象,到《罪夢者》時而張狂,時而激情性感的亦正亦邪、《陽光普照》演出壓抑負面的反差情緒,《想見你》分飾兩角跨越年代的角色詮釋,戲劇作品的話題延燒魅力,讓媒體稱2020為『許光漢年』。

在鎂光燈下大量曝光的許光漢,從服飾、化妝保養品、飲料等國際品牌代言活動不斷,各大國際時尚雜誌爭相邀約成為封面人物,『過曝』下的許光漢,覆蓋著爆紅代價下需要付出的時間和自我,關於許光漢,他的下一步是?

等待是漫長的,成功需要機運,面對曾經的低潮,現在的家喻戶曉,爆紅反差的轉變,也在許光漢的演藝生涯裡上演。問及許光漢覺得這幾年辛苦嗎?他不假思索沈穩回應:「我不敢說辛苦,到現在有很多人比我還辛苦;面對很幸運的同時,當然有時也伴隨了一些痛苦,而我也還在消化。比起身邊的人,我會好好把握住現在,好好做自己,好好對待自己的工作,珍惜擁有的。」

一如他在金鐘獎頒獎典禮上,真摯從容的感言:「因為這部劇已經得到很多超乎我想像的東西,所以很謝謝大家……」

當很多事情不是自己可以選擇的時候,許光漢仍在有所限制的選擇裡,選擇完成它,既然選擇去做,他都可以做得很好,甚至更好,準備足了功課才讓自己上路,是導演眼中的超級模範生,也因為如此,在鏡頭下的他,是背負著強大的壓力,和對自我要求的絕高標準。

他的爆紅絕非一夕促成,面對時間裡的自己,許光漢依舊保持著本我的初心,也和自己不斷對話,慢慢地調適自我,調整對人事物更多的從容心態。許光漢說:「我想這是我個人重要的功課,雖然我也不確定哪一天我可以成為這樣的許光漢,不過我會一直往這個的方向前進。」

從害怕、掙扎到終於完成一件多年來未完成的心願

戴佩妮揭創作心境 放下心魔 揣摩許光漢音樂心境

以溫暖的擁抱回應感謝的溫度

戴佩妮與許光漢早相識於2011年,首次合作於2013年。當時Penny離開主流唱片公司,推出首次由自己出資獨立完成的專輯【純屬意外】時,其中一首她自己執導的MV《你怎麼可以安心的睡著》男主角正是許光漢。在Penny眼中許光漢就是個很用功有潛力的演員,她總惦記著將來有機會一定要報答他,而多年後這個機會來了,許光漢音樂作品開案,唱片公司剛好鎖定的其中一個創作人就是戴佩妮,但當公司提出邀歌的訊息時,她卻又怯步害怕了,一開始交出幾首旗下其他創作人作品,就是不見Penny自己的創作,後來問原因,她開玩笑說:「我就是一個不想讓別人死在我手裡的俗辣。」

那個多年來找機會要報答許光漢的方式,除了幫他寫歌,也沒別的更適合的,但由於許光漢如今不可同日而語,在爆紅的浪頭上,做一件她自己沒有把握,不太有安全感的事,這讓Penny壓力更大。但就在公司不死心的二度邀歌後,Penny當時也正在創作自己新專輯的歌途中,終於放下心魔,揣摩許光漢音樂的模樣,而寫出了這首光歌名就話題性十足的《別再想見我》。

難關不只替許光漢寫歌,後來公司更進一步邀約戴佩妮擔任製作人,她考慮了兩天,最終決定「好吧,要報答就報答整套的」而答應了。但在進錄音室前,她可是抱著「最壞的結果就是連朋友都做不成」的赴義決心,因為她是圈內出了名以「嚴苛」著稱的製作人,最高紀錄一首歌曾讓歌手配唱九天。不過Penny,這次進錄音室後,她有調適自己的心境,最高準則是「不要抹殺光漢對唱歌原本保有的樂趣」,最終許光漢面對她這大魔王,竟表現得比預期還好,要求完美的他,在配唱第二天時,還主動問Penny能不能再多唱一天,這點讓Penny十分感動,也很欣慰他這種想把事情做到最好的態度。

《別再想見我》靈感來自於Penny近年常與90後的音樂人接觸,發現他們是非常不習慣見面擁抱的人,而她自己卻是一旦很久不見,看到朋友就會想擁抱對方的人,而此舉往往讓這些年輕朋友甚至有時受到驚嚇,而雖然許光漢也是90後的年輕人,他卻和自己一樣喜歡見面擁抱朋友,那種溫度和溫暖很相似。於是就想寫一首一個喜歡擁抱的人,如果遇到前任,你會主動去擁抱他嗎,如果對方也是個喜歡擁抱的人,他來擁抱,你當下會有什麼反應?用這個疑惑去寫這首歌,而在Penny眼中,許光漢是個溫暖又糾結的人,心裡有各式各樣大大小小的糾結,來詮釋這種與前任碰見瞬間的心裡許多小劇場變化,再適合不過。在《別再想見我》這首歌裡,抱人的和被抱的,想見和不想見的,各自都可以找到自己各自的體會與角色,是雙向的。

 

無法練習的告別 無法排練的擁抱

用破碎的心拼湊他的不完美 感受許光漢獨特的年少滄桑

許光漢:「談感情,沒有真正灑脫的人,說灑脫都是騙人的。」

曾經在各大宣傳活動裡,被點名開口清唱的『演員』許光漢,斯文白淨外表下,卻以低沉嗓音驚豔全場,讓媒體戲稱他是被演戲耽誤的歌手。2020終於等到『歌手』許光漢獻聲,推出個人首支音樂單曲《別再想見我》。

在給予許光漢許多演唱空間的前提下,製作人戴佩妮仍細心雕琢許光漢演唱的字句語氣與情感,許光漢說:「對於剛開始唱歌的我,真的有點困難,但她做的是很對的事情……我的能力還太不足,所以有時候會聽不懂她說的。只能從錄音的過程裡,邊問邊揣摩。」

身為演員對角色的直覺與敏銳,許光漢說拍戲和唱歌有一點相似,也有一點不一樣。演戲的話,會想好幾種表現的方式;演唱的話,要再唱熟一點,憑著感覺去演唱, 把自己放到歌裡面。細膩的程度,情感的表達,許光漢都以直覺把自己投入在每個角色裡,即便只有聲音的演出,也同樣出色。

許光漢以淡然口吻「還記得嗎?」吐露出逝去愛情的冷漠,重重打在回憶裡,成為最痛的諷刺,誰能灑脫遺忘,真正放下,許光漢說:「談感情,沒有真正灑脫的人,說灑脫都是騙人的。如果真的在一段感情裡,還是喜歡對方,要灑脫也是逼自己灑脫。」

《別再想見我》這首歌,不僅反映著部分許光漢現在的狀態,從沒有想要躲,到也想找個安靜角落的自我,坦承在感情世界裡的壓抑內斂不灑脫。和自我相處的過程裡,他有拉扯,也會崩潰也會哭,也會沉默試著調適去接受,若說演戲是一種抒發情緒的方式,那歌唱也是一種。

面對生活的轉變,上緊發條的工作型態,從演員到歌手,許光漢記起一句演員梅莉史翠普在金球獎上引用的一段話:「撿拾你破碎的心,讓它成為藝術。」無論是演員或是歌手,許光漢以此砥礪自己,這是演藝人員的宿命,也是畢生要學習的課題。